• 巩固拓展脱贫成果
   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
    巩固拓展脱贫成果
   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

    村(社区)“两委”换届选举督导日记(三)

    时间:2021-04-20 18:16:51来源:中国扶贫网作者:范 陵

    2021年1月8日

    我们从天峨县转到南丹县督导。张熙昨晚告诉我,“南丹县组织部饶部长比较忙,明天都有会议,无法参加我们的督导工作。”看得出张熙有点为难,我拍拍张熙的肩膀微笑着说道,“这样不更好,你又是河池通,还有韦科长,我们可以自由行,边督导边欣赏一下路边的风景。”韦科长在一旁也笑了笑,我们的车就慢慢出发了,“再见,天峨!”我们三人齐声喊出了这句动情的话。

    按照自治区的督导要求,我们可以明查暗访,我对张熙和韦科长说,“到南丹我们不妨暗访一下,看看基层的真实情况及民众的知晓度。张熙你这个河池通定两村我们去看看。” 村定下了,但张熙这个河池通还是带错了路,我们只得在路旁的一个路口停车等人问路。说来也巧,车子停下便有一老乡骑着电动车过来了,刚好又停在我们的车边,看得出他的手虽戴了手套,但也冻得僵硬僵硬的,他下车便快速地到路边找干柴火,不一会儿抱来了一大堆干柴火,又迅速地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升火取暖,我们下车也凑了过去。

    “老乡,这么冷你还去哪里?”我边烤火边问老乡。

    “走亲戚。”老乡答道。

    “老乡,你是哪个村的?你知道你们村,现在正在选举村干部没有?”

    “知道。村头村尾都挂有横幅,村里的大喇叭早晚都在说这事。”老乡回答得很干脆,我们心里更放心,更坚信了全区村(社区)“两委”换届选举一定圆满胜利!

    火越烧越旺,我们的身体越来越暖。我正要向老乡问路之际,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了我们的车旁,急匆匆下来两个人,还大声喊着,“不好意思了,范组长,让你们在这里受冻了。”韦科长连忙起身向我介绍,“前面穿黑色大衣的是林副县长,后面那位是县组织部牙副部长。”我迎上去分别和他们握手,“林县长,你们有事不用赶来的。”“你们督导组来了,哪有不来之理的。欢迎!欢迎!”

    寒暄过后,我回头和老乡道别,感谢他烧的火,让我们身暖心更暖。老百姓是朴实的,是一心向党的,村(社区)“两委”是打通最后一公里的重要平台,是联系村民的纽带,基层“两委”强,党的凝聚力便更大,党的执政基础更牢固。

    林副县长在前面带路,我们直奔村部。在村部我们查看了村里粘贴的所有公告,有些公告是刚贴出来的,浆糊都还没有干,手一弄还粘手。村部只有第一书记和一位驻村工作队队员。我们仍采取问答式进行调研,第一书记和工作队队员回答吞吞吐吐,不太理想。还是林副县长给他们解围,“范组长,第一书记是刚来的,还不太清楚。村支书懂,现还在县里开会。”说曹操曹操就到了,林副县长话音刚落,村支书便推门出现在了我们面前。

    第一书记迅速迎了上去,“支书,你不是在县里开会吗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    “听说督导组到我们村,我投了票便请假赶回来了。”支书气虚喘喘应答着。

    “支书,这是自治区来的范陵组长,这是张熙主任,这是市组部韦科长,……”第一书记还要介绍县里的领导,却被林副县长抢过话头,“第一书记,我们就不用介绍了,此村是我的联系村,我经常来,和支书很熟。支书,你好好向督导组汇报一下。”

    林副县长心直口快还带有一点火药味,是不是因为我先头问第一书记和工作队员,他们没怎么回答得完美而心里有一股子气。张熙见气氛有点紧张,便笑了笑说,“先前范组长只是随便了解了解,没什么的。村支书回来了,以村支书说的为准。”气氛才缓和下来,其实我也没有批评他们,只是指出一些他们需要完善的地方。 支书回来,我查看了相关材料,总的是好的,选举方案还是照抄照搬,连差额选举仍是1一5人。我们便要求他们完善修改,是1人就是1人,是2人就是2人,不能是1一5人,同时,希望南丹县换届办通知各乡镇全面回头查找这样的问题,有就要立即完善修正。从这几天督导来看,像这样的问题在基层已是一个普遍现象,每到一个地方,我们都会要求他们查找,修改完善。

    2021年1月11日

    昨晚,周书记给我打电说,“郝组长可以参加督导了,第一小组和我们第三小组合为一组进行督导,按郝组长指示,督导以我们第三小组为主,第一小组配合。明天上午郝组长坐动车下午3点左右到南宁东站,我们2点20分出发到南宁东站与郝组长汇合。”“哪能这样,还是以郝组长为主,我们配合。”我坚定地回答周书记。

    郝组长身体好了并和我们第三小组一起进行督导,我甚是高兴,拿起手机便给张熙打电话,把这一喜讯告诉他,“张熙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郝组长身体好了,明天就要和我们第三小组一起并肩作战。”“那太好了,有郝组长在,您也少操点心了。”

    今天是大化县换届办派车来接我们的。我和张熙下午2点便到了周书记指定的汇合地点,周书记他们还没到。

    张熙是个烟枪,没事时都会掏出香烟来抽上一支。据他说,这一习惯是加班加出来的,后来想改也改不了了。我不像张熙那么嗜烟上瘾,但身上还是备有香烟的。张熙让我帮他看管行李,自个儿快步离开了。“哈哈,这小子定是尿急了。”我暗暗想道。

    不一会儿,张熙手里拿了两包香烟跑了过来,还递给我一支香烟,“组长,抽烟。”

    “哈哈,我这里有香烟,还去买干什么?郝组长到了,不可再叫我组长。”

    “没什么的,您也是我们第三小组组长。”

    “不管怎样,还是别叫。”

    “好的,遵命!”张熙给了我一个鬼脸。

    郝组长身体实际还没有痊愈,是带病忍痛工作的。我还特别交待张熙要多多照顾好组长,保障组长安全。组长上下车还需要人搀扶才安全。在车上,车一颠簸组长就会用手撑着腰杆,睑还有些抽动,张熙和周书记也会去扶他,我们劝他到大化后可在大化多休息几日,督导调研我们去做。郝组长摆摆手说,“没什么,和你们一起战斗才会好得快。”

    师傅开车也慢了下来,平日从南宁开车到大化只需要1个多小时,这次却用了近3个小时。

    我们抵达大化,市组织部钟勇军部长已在大化迎接我们。据市组织部施副部长透露,钟部长是从南宁开完会赶来的。我们的车还未停稳,钟部长就迎了上来和郝组长握手,还搀扶组长下车,在场的人无不感动,特别是组长,“钟部长,您太客气了。谢谢!谢谢!”“郝组长,您太敬业了,令人钦佩,是我们学习的榜样!”


    责任编辑林凡建
    标签调查研究    
    0
    观察思考

    村(社区)“两委”换届选举督导日记(三)

    时间:2021-04-20 18:16:51

    来源:中国扶贫网

    作者:范 陵

    2021年1月8日

    我们从天峨县转到南丹县督导。张熙昨晚告诉我,“南丹县组织部饶部长比较忙,明天都有会议,无法参加我们的督导工作。”看得出张熙有点为难,我拍拍张熙的肩膀微笑着说道,“这样不更好,你又是河池通,还有韦科长,我们可以自由行,边督导边欣赏一下路边的风景。”韦科长在一旁也笑了笑,我们的车就慢慢出发了,“再见,天峨!”我们三人齐声喊出了这句动情的话。

    按照自治区的督导要求,我们可以明查暗访,我对张熙和韦科长说,“到南丹我们不妨暗访一下,看看基层的真实情况及民众的知晓度。张熙你这个河池通定两村我们去看看。” 村定下了,但张熙这个河池通还是带错了路,我们只得在路旁的一个路口停车等人问路。说来也巧,车子停下便有一老乡骑着电动车过来了,刚好又停在我们的车边,看得出他的手虽戴了手套,但也冻得僵硬僵硬的,他下车便快速地到路边找干柴火,不一会儿抱来了一大堆干柴火,又迅速地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升火取暖,我们下车也凑了过去。

    “老乡,这么冷你还去哪里?”我边烤火边问老乡。

    “走亲戚。”老乡答道。

    “老乡,你是哪个村的?你知道你们村,现在正在选举村干部没有?”

    “知道。村头村尾都挂有横幅,村里的大喇叭早晚都在说这事。”老乡回答得很干脆,我们心里更放心,更坚信了全区村(社区)“两委”换届选举一定圆满胜利!

    火越烧越旺,我们的身体越来越暖。我正要向老乡问路之际,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了我们的车旁,急匆匆下来两个人,还大声喊着,“不好意思了,范组长,让你们在这里受冻了。”韦科长连忙起身向我介绍,“前面穿黑色大衣的是林副县长,后面那位是县组织部牙副部长。”我迎上去分别和他们握手,“林县长,你们有事不用赶来的。”“你们督导组来了,哪有不来之理的。欢迎!欢迎!”

    寒暄过后,我回头和老乡道别,感谢他烧的火,让我们身暖心更暖。老百姓是朴实的,是一心向党的,村(社区)“两委”是打通最后一公里的重要平台,是联系村民的纽带,基层“两委”强,党的凝聚力便更大,党的执政基础更牢固。

    林副县长在前面带路,我们直奔村部。在村部我们查看了村里粘贴的所有公告,有些公告是刚贴出来的,浆糊都还没有干,手一弄还粘手。村部只有第一书记和一位驻村工作队队员。我们仍采取问答式进行调研,第一书记和工作队队员回答吞吞吐吐,不太理想。还是林副县长给他们解围,“范组长,第一书记是刚来的,还不太清楚。村支书懂,现还在县里开会。”说曹操曹操就到了,林副县长话音刚落,村支书便推门出现在了我们面前。

    第一书记迅速迎了上去,“支书,你不是在县里开会吗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    “听说督导组到我们村,我投了票便请假赶回来了。”支书气虚喘喘应答着。

    “支书,这是自治区来的范陵组长,这是张熙主任,这是市组部韦科长,……”第一书记还要介绍县里的领导,却被林副县长抢过话头,“第一书记,我们就不用介绍了,此村是我的联系村,我经常来,和支书很熟。支书,你好好向督导组汇报一下。”

    林副县长心直口快还带有一点火药味,是不是因为我先头问第一书记和工作队员,他们没怎么回答得完美而心里有一股子气。张熙见气氛有点紧张,便笑了笑说,“先前范组长只是随便了解了解,没什么的。村支书回来了,以村支书说的为准。”气氛才缓和下来,其实我也没有批评他们,只是指出一些他们需要完善的地方。 支书回来,我查看了相关材料,总的是好的,选举方案还是照抄照搬,连差额选举仍是1一5人。我们便要求他们完善修改,是1人就是1人,是2人就是2人,不能是1一5人,同时,希望南丹县换届办通知各乡镇全面回头查找这样的问题,有就要立即完善修正。从这几天督导来看,像这样的问题在基层已是一个普遍现象,每到一个地方,我们都会要求他们查找,修改完善。

    2021年1月11日

    昨晚,周书记给我打电说,“郝组长可以参加督导了,第一小组和我们第三小组合为一组进行督导,按郝组长指示,督导以我们第三小组为主,第一小组配合。明天上午郝组长坐动车下午3点左右到南宁东站,我们2点20分出发到南宁东站与郝组长汇合。”“哪能这样,还是以郝组长为主,我们配合。”我坚定地回答周书记。

    郝组长身体好了并和我们第三小组一起进行督导,我甚是高兴,拿起手机便给张熙打电话,把这一喜讯告诉他,“张熙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郝组长身体好了,明天就要和我们第三小组一起并肩作战。”“那太好了,有郝组长在,您也少操点心了。”

    今天是大化县换届办派车来接我们的。我和张熙下午2点便到了周书记指定的汇合地点,周书记他们还没到。

    张熙是个烟枪,没事时都会掏出香烟来抽上一支。据他说,这一习惯是加班加出来的,后来想改也改不了了。我不像张熙那么嗜烟上瘾,但身上还是备有香烟的。张熙让我帮他看管行李,自个儿快步离开了。“哈哈,这小子定是尿急了。”我暗暗想道。

    不一会儿,张熙手里拿了两包香烟跑了过来,还递给我一支香烟,“组长,抽烟。”

    “哈哈,我这里有香烟,还去买干什么?郝组长到了,不可再叫我组长。”

    “没什么的,您也是我们第三小组组长。”

    “不管怎样,还是别叫。”

    “好的,遵命!”张熙给了我一个鬼脸。

    郝组长身体实际还没有痊愈,是带病忍痛工作的。我还特别交待张熙要多多照顾好组长,保障组长安全。组长上下车还需要人搀扶才安全。在车上,车一颠簸组长就会用手撑着腰杆,睑还有些抽动,张熙和周书记也会去扶他,我们劝他到大化后可在大化多休息几日,督导调研我们去做。郝组长摆摆手说,“没什么,和你们一起战斗才会好得快。”

    师傅开车也慢了下来,平日从南宁开车到大化只需要1个多小时,这次却用了近3个小时。

    我们抵达大化,市组织部钟勇军部长已在大化迎接我们。据市组织部施副部长透露,钟部长是从南宁开完会赶来的。我们的车还未停稳,钟部长就迎了上来和郝组长握手,还搀扶组长下车,在场的人无不感动,特别是组长,“钟部长,您太客气了。谢谢!谢谢!”“郝组长,您太敬业了,令人钦佩,是我们学习的榜样!”


    责任编辑:林凡建

    推荐阅读
    相关文章
    专题专栏
    关于我们|网站介绍|管理团队|欢迎投稿|网站声明|联系我们|
    主管: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: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:《中国乡村振兴》杂志社
   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:100028 热线电话:(010)84297565
    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乡村振兴网:XXX(署名)”除与中国乡村振兴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,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、使用,违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请与我们联系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乡村振兴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体如需转载,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,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。
   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京ICP备18061949号
    主管: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: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
    版权所有:《中国乡村振兴》杂志社 中国乡村振兴网
    22选5